推拿又称“按摩”,是中国医学宝库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是中药、针灸、推拿、气功四大临床治疗手段之一。推拿疗法以其方法简便、疗效显著、经济安全等优点,深受广大医生和患者的欢迎。

推拿的历史久远,但中医按摩推拿术的历史发展缓慢而曲折。汉代以前以导引按踌为主流手法医疗。殷商时期的手法医疗曾作为主要的医疗手段,导引按跷是早期医家的主要治病方法。医家使用导引按跷为人治病,最具体、最完整见于对战国名医扁鹊的记载。东汉末年华佗以其导引、针灸、麻醉和外科手术著称于世,华佗五禽戏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导引功法。华佗以后,两晋南北朝时期的葛洪、陶弘景也擅长导引。但随着《黄帝内经》时代的到来,其他疗法的兴起,相对于针药,以导引按踌为代表手法疗法依然是主要医疗手段之一,但按跷逐渐被按摩取代北朝道家养生之风大行,自我养生按摩法也进入全盛期。名为按摩法,其实是结合自我按摩的肢体主动运动。这些方法到了唐代,在孙思邀的《千金要方·卷二十七·养性》时演变为“天竺国按摩”。晋唐以降、玄学、道教盛行,按摩导引得到道家的维护与发扬,使医家之治病与道家之强身,彼此共存。隋代,按摩疗法被官方认可,政府设立按摩科,与药、咒禁并列。按摩科的设立,正式统一了以前对手法医学混乱的命名,按摩成为中医手法医学的法定名称。唐承隋制,唐代太医署专门设置按摩科,其中包括按摩博士人,按摩师人,按摩工人,按摩生人,除学习按摩、正骨、导引以外,还要学习其他基础理论知识,如《内经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等,并且还制定了严格的考试制度。金元时期,太医局取消了存在近年的按摩科,按摩疗法失去了快速发展的时机,惟有在《圣济总录》中留下了一篇关于按摩疗法的专论,明确指出按摩与导引的关系,“世之论按摩,不知析而治之,乃合导引而解之,夫不知析而治之,固已疏矣,又合以导引,益见其不思也。”明代初期按摩疗法重新合法化,为太医院十三科之一。由于手法意外的负面影响以及封建礼法对按摩疗法的限制等因素,经年的医政改革,按摩科再一次被取消,历史上称为“庆隆之变”。“推拿”一词的出现,恰在官方取消按摩科之后,按摩已非合法,但手法治疗确实行之有效,按摩疗法在民间有广泛的基础,在明代更是儿科临床常用的治疗方法之一,儿科名家的专著中出现了许多按摩的过渡名称,如推拿、推法、拿捏、拿掐法、拿、幼科拿法等,这些记载,都不是指具体的手法名,而是用来代称“按摩”的。其中的“推拿”,后来才成了正式的学科名称。

对按摩效果的影响因素

穴位对推拿的效果来说有重大的影响,因此, 了解穴位特性, 直接关系到配穴得当与否及疗效的好坏。例如:按摩足三里可使原来处于迟缓状态的胃蠕动加强, 又可使兴奋状态的胃蠕动减弱; 按摩内关可使心率过快时调节减缓, 心率过慢时调节加快;摩腹用于小儿消化功能紊乱, 既治疗腹泻, 也可调节便秘。

按摩手法同时也影响着按摩效果。 手法作用有补泻之分, 不同手法产生的效应不同。临床研究施行补法后可使受试者体温升高, 施行泻法后可使受试者体温下降。补益类手法多具有顺经络循行方向操作、向心性或顺时针; 手法轻柔; 手法操作频率慢; 操作时间长等特点。补和泻只是相对而言, 不能决然分开, 很多时候补泻作用可以同时存在, 两者相互促进,泻中有补, 补中有泻。

手法力度同样重要,掌握正确的手法力度, 是施行补泻、发挥手法效应、提高手法疗效的重要环节, 也是避免手法危险的关键。

频率是推拿手法的一个重要物理特性, 与手法的刺激量成正比关系, 影响推拿手法频率范围因素有很多, 主要取决于手法的特异性、手法力量的大小及治疗目的等。从运动学的角度看, 大多数手法都是一种周期性运动, 手法的频率在一定范围内变化, 仅是量的变化, 但超过一定范围的变化, 则出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, 如一般频率的一指禅推法, 具有疏通经络、调和营卫的作用, 而高频率的一指禅推法则具有活血消肿、托脓排毒的作用, 临床上常用来治疗早期痈疖等疾病。

患者年龄、形体、体质及功能状态等因素有一定影响对于不同年龄和形体的人, 生理功能和病理特点也不同, 治疗时应该充分考虑。由于体质和机体功能状态的不同, 手法治疗时得气也会有快有慢、有强有弱, 循经传感或有或无, 疗效或好或差。


版权所有 北京东鹏资产评估事务所 Copyright©2005-2018 北京东鹏资产评估事务所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:实搜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