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药在我国古代被称为本草。本草一词, 沿用已有两千多年之久。究其含义, 一指中国传统医药学中的药物, 二指中国传统药物学及药物学专著, 如《神农本草经》、本草纲目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起步于先秦、成书于东汉、融汇几代医药学家的辛劳与智慧的第一部中药学巨著,作者们宁肯要隐去自己的姓名,而冠以“神农”之名,除了受托古之风的影响之外,也是对神农氏—中华民族药物学的圣祖的一种纪念。综观本草学发展历史, 我们可以看到, 它的发展轨迹基本上遵循着由简单到复杂, 由低级到高级的规律发生发展, 并与社会各个时期的政治、经济、科学、文化密切相关, 是系统的、科学的实践经验的总结, 是一个伟大的宝库。

人类最早发现的药物是植物药。至渔猎时代, 内外科病开始用动物药医治。而矿物药的使用是在原始社会末期, 随着人类采矿和冶炼时代的到来而逐渐摸索总结出来的。在原始社会中出现了/ 火0与/ 酒0这两个对医药起巨大作用的东西, 从其应用方面对人类的健康起了药的作用。

人类在长期的生产和医疗实践中, 逐渐积累了丰富的药物知识。在先秦文献、周礼、诗经和山海经中都有不少有关药物的资料。

周礼天官载有:以五味、五谷、五药养其病, 这里所言五药, 并不是指五种具体药物, 而是对药物进行的初步归纳。诗经是我国现存文献中最早涉及药物的书籍,仅植物药就有杞 (枸杞 )、艾 (艾叶 )、桑椹等 50多种。山海经是专门记载先秦各地名山大川及其物产的专著, 是先秦文献中, 收载药物最多的著作, 共载药 126种, 且收录了更多的动物药, 对后代药物学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。

黄帝内经是我国战国时期的一部医学总集。它全面总结了秦汉以前的医学成就, 是中医的病理学、针灸学、诊断学的基础, 共载方剂 12首。汉代帛书五十二病方是我国已发现的最古老且首尾完整的医方专书, 共收载药物 247种。 1972年甘肃武威出土的5治百病方6, 比较真实的反映了东汉早期的医药学水平。在所收载的 30多个方剂中, 共收集了近百味药物。现存最早的本草专著 5神农本草经6约于东汉初年成书。该书集东汉之前本草学之大成, 全面、系统、可靠的记载了数百年的临床用药经验, 共收载药物 365种, 对我国药学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作用。

中药的阴阳学说:“阴阳”本是中国古代哲学中的一个概念,它概括了天下万物相对的两种不同属性,大至宇宙天地,小至草木鱼虫的矛盾与对立、共性与个 性,无不尽在其中。这里仅择一些与自然、医药、人身有关的概念,以见一斑。《神农本草经》说:“药有阴阳配合,子母兄弟。”后世医药学家多用“阴阳”来阐释药理。通过阴阳,既阐释了药之特性,又阐明了药 之功效,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规律性。

中药的中和学说:“中和”是儒家的哲学,认为能 “致中和”,则无事不达于和谐的境界。《说文》云:“……事之调适者谓之和。”中和,用于药理之中,含义有三层:一是调和,以不同的因素适度配合,使之比例恰当,如厨师之烹调羹汤,含有方法的意思;二是和谐、均衡、统一的状态。“和”是天下共行的大道。杨伯峻在《论语注释》中形象地解释“和”:“和,如五味之调合,八音之和谐,一定要有水、火、酱、醋各种不同的材料才能调和滋味;一定要有高下、长短、疾徐各种不同的声调才能使乐曲和谐。”君臣佐使之中,还有一个最佳组合的问题,这就是为什么麻黄汤中的几味药能达到最佳的辛温解表之效,而麻黄与细辛、羌活等辛温解表药物相配,却达不到这种效果的原因。君臣之间,不但有相互协调(配合)的关系,还有相互制约的关系:不能君说可,臣也说可;君说否,臣也说否,这样“以水济水,谁能食之?若琴瑟之专 一,谁能听之?”应当君说可,臣献其否成全可,反之亦然。方药中的君臣,也是这样的道理。从麻杏石甘汤, 是治疗邪热壅肺的名方,用麻黄为君药,宣肺平喘, 是“火郁发之”之义,但其性温,故配辛甘大寒之石膏为臣药,石膏既可清宣肺热,又可制约麻黄温性,使其去性存用,两者相配,肺郁解,肺热清,咳喘平,疗效 可靠,深得配伍变通之妙,此可谓“臣献其可而去其否”之范例。我想,中药方剂之所以有数千年的生命力,决不是偶然的,我们在本文中所提及的其二、其三、其 四及其五的内容,在世界药学理论和文化中,都是独具特色、独一无二的。它们不仅融汇了我们祖先在药学上的唯物辩证的睿智,而且形成了中药方剂必须遵循的圭 臬,还具有极其丰厚的文化底蕴。


版权所有 北京东鹏资产评估事务所 Copyright©2005-2018 北京东鹏资产评估事务所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:实搜网络